阮小七
阮小七,绰号“活阎罗”,是梁山英雄中第三十一条好汉,梁山水军八员头领第六位。阮小七在阮氏三雄中年纪最小,跟随两个哥哥行走江湖,干下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。黄泥冈和晁盖等用药酒麻倒青面兽杨志,劫了生辰纲。浔阳江上救宋江,打败官军。梁山泊里驾舟踏浪,先打败何涛,再打败高俅,水中的功夫,令梁山好汉们刮目相看。他与童猛一起驻守梁山泊西北水寨。受招安后,阮小七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,因穿着龙袍戏耍被剥夺官职,贬成平民。阮小七就和老母亲回梁山泊石碣村打鱼去了。 阮小二、阮小五、阮小七三兄弟,是梁山泊旁边石碣村人,个个武艺出众,敢赴汤蹈火。赤发鬼刘唐浪迹江湖,探听到生辰纲消息,晁盖、吴用和阮氏三兄弟一起,在黄泥冈用蒙汗药麻倒杨志,抢了生辰纲。济州府派何涛到郓城县捉拿晁盖等,幸亏有宋江事先通知,众好汉避到石碣村,官军追到时,被阮小二兄弟在芦苇港全部消灭干净。 受招安后,阮小七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,因觉得有趣而穿着龙袍戏耍被剥夺官职,贬成平民。阮小七就和老母亲回梁山泊石碣村打鱼去了。后易名萧恩获得一颗宝珠,顶在头上入水,可以避水开路。后来成为萧恩的女儿萧桂英与花荣之子花逢春订亲的信物。萧恩与众兄弟分手后,带女儿在江边打鱼为生。遇故人李俊携友倪荣来访,同饮舟中。因天旱水浅,打不上鱼,欠下了乡宦丁士燮的渔税,丁士燮遣丁郎催讨渔税,李、倪斥之,得罪了丁府。丁府派教师爷率家丁锁拿萧恩,萧恩忍无可忍,将众人打得落花流水。而后萧恩又上衙门,状告渔霸丁士燮,但丁府与官衙勾结,县官吕子秋反将萧恩杖责四十,且逼其过江至丁处赔礼。萧恩愤恨之下大发英雄神威,带着女儿黑夜过江,以献宝珠为名,夜入丁府,杀了渔霸全家。

简介

疙疸脸横生怪肉,玲珑眼突出双睛。腮边长短淡黄须,身上交加乌黑点。浑如生铁打成,疑是顽铜铸就。世上降生真五道,村中唤作活阎罗。六十寿终。

史书记载的阮小七是宋江起义军的三十六个头领之一。详细内容见宋江起义。

上山缘由

阮小二、阮小五、阮小七三兄弟,是梁山泊旁边石碣村人,个个武艺出众,敢赴汤蹈火赤发鬼刘唐浪迹江湖,探听到生辰纲消息,晁盖吴用和阮氏三兄弟一起,在黄泥冈用蒙汗药麻倒杨志,抢了生辰纲。济州府派何涛到郓城县捉拿晁盖等,幸亏有宋江事先通知,众好汉避到石碣村,官军追到时,被阮小二兄弟在芦苇港全部消灭干净。

阮小七结局是什么?

受招安后,阮小七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,因觉得有趣而穿着龙袍戏耍被剥夺官职,贬成平民。阮小七就和老母亲回梁山泊石碣村打鱼去了。后易名萧恩获得一颗宝珠,顶在头上入水,可以避水开路。后来成为萧恩的女儿萧桂英与花荣之子花逢春订亲的物。萧恩与众兄弟分手后,带女儿在江边打鱼为生。遇故人李俊携友倪荣来访,同饮舟中。因天旱水浅,打不上鱼,欠下了乡宦丁士燮的渔税,丁士燮遣丁郎催讨渔税,李、倪斥之,得罪了丁府。丁府派教师爷率家丁锁拿萧恩,萧恩忍无可忍,将众人打得落花流水。而后萧恩又上衙门,状告渔霸丁士燮,但丁府与官衙勾结,县官吕子秋反将萧恩杖责四十,且逼其过江至丁处赔礼。萧恩愤恨之下大发英雄神威,带着女儿黑夜过江,以献宝珠为名,夜入丁府,杀了渔霸全家。

在传统京剧剧目《打鱼杀家》中,则描绘阮小七隐姓埋名与女儿流落在太湖边打鱼为生,化名萧恩。后来与当地恶霸发生冲突,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父女两人杀死恶霸后,驾船而去,不知所踪。

阮小七是石碣村阮氏三雄中的老幺,跟这两个哥哥在水泊里也学了一身的本领,阮小七出场的时候也是一付破落相,戴个破斗笠,穿件棋子粗布背心,撑着一条小渔船。此时的阮小七虽然没成家没立业,但是也不是什么勤快之人,只知道喝酒赌钱,好吃懒做,还生了一副恶人相,也就是长的很不帅,施大爷说他疙疸脸横生怪肉,玲珑眼突出双睛。腮边长短淡黄须,身上交加乌黑点。

像阮小七这样,人懒惰好赌博长的丑,虽然有些武艺,但是估计一般的良家女子也不肯和他搞对象谈恋爱,再加上家境贫寒,至今尚未婚配,连个像样的住处都没有,阮小二虽然也穷,但是好歹还有几间草屋,几条破渔船,可见小七比小二更穷。

穷人而且是身怀绝技的人,一般情况下就会被初期革命派拉拢利用,成功了,那就是革命功臣,不成功了,那就让别人踩着你的尸体当革命功臣,像阮小七这样的人,即使吴老师不出现,也照样会被别人利用。

吴老师诱惑阮小七成功,并纠结晁总干了惊天动地的事,把价值3500万的蔡总理生日大蛋糕给劫了,这吴老师也没为弟兄几个想个出路,直到案发,何涛派人来抓,阮小七和两个哥哥在芦苇中杀光了前来捕捉他们的官差,并羞辱了何涛,事情弄这么大,只有逃亡,而逃亡最好的去处就是梁山了。

兼并王伦以后,晁盖做了梁山老大,阮小七也不甘落后,成为水军头领,而且梁山四周全是水泊,这刚好给了阮小七施展才能的机会。日子过的逍遥舒坦自在,真正的赛过神仙。 宋江上山后,李俊等同行的介入,导致阮小七的地位也随之下降,虽然他曾经亲自救过宋江,而且在打败高球的水军表现中那是奋勇无比,可是这些并换不来他地位的下滑。宋江对阮小七弟兄三人已经开始有些提防了,这三人放荡不羁,尤其阮小七,此人胆大包天,嫉恶如仇,有没多少心机和文化,搞不好就是招安路上的绊脚石。

果不其然,第一次招安就坏到了阮小七的手上,阮小七是招安的坚决反对者,甚至在征讨方腊之前都想让吴用当老大,继续回梁山泊算了,可见对招安阮小七是死活不愿意的,这才演出了那偷换了皇帝赐予的御酒,搞的第一次招安因失败而告终,宋三郎和吴老师的计划全盘坏在阮小七的手里,这无疑让宋江大动肝火。而作为招安这件大事,鲁智深武松林冲等人都是反对的,而且是公开投反对票,这几人都属于梁山集团的重量级人物,且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,而阮小七在梁山的地位远不如这几位,而他居然把反对招安由理论变成了实践,搞的黑三郎气急败坏,可见阮小七的胆量非同一般。

招安成功后,在北方的战争中,阮小七建功不多,到了征讨方腊,阮小七和二位哥哥终于有了施展才华的时机,可是阮小二的死和阮小五的死让阮小七也许明白了什么,自己的地位一路下滑,作为往日友以及早起拉自己进黑社会的吴老师,屁都不放一个,完全站在了宋江的那边,早以及忽视了当年一起闹革命的阮小七了。

阮小二的死童家兄弟有不救之过,而小五的死更是不明不白,同是几个人一起去诈降,别人都回来了,唯独小五被杀了,这里面未必就是那么干净的,要说李俊等人陷害小五那到也未必,但是被利用还是很有可能的。

阮小七终于活着回来了,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,但是这个官是做不了多久的,首先朝中的蔡京高俅是不会放过那些出身是草寇的梁山好汉的,其次阮小七的性格也不是做官的料,他的政治智商为0,根本就不懂得官场的黑暗,就连宋江这个黑厚大师最后都逃脱不了,何况一个放荡不羁,从不惟命是从的直爽汉子呢。

做官让阮小七清闲的难受,按时上下班让他受不了,他要的是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,在一次无聊时候,拿出了从方腊缴获来的龙袍穿着玩,被人告以谋反,被罢官回家,继续当渔民。

在这件事情上,阮小七幸运多了,也许是施大爷有意安排这么个结局,要唤作别人这样做被告以谋反,而且出身本来就是黑社会,只不过是通过残忍的漂白路线幸运的活了下来,虽然朝廷重用你,但是未必就信任。出现这种事情就会成为政治敌人的把柄,直到让你人头落地才善罢甘休

阮小七回去了,带着老母亲,继续回石碣村打渔过日子了,老老实实的活到了六十岁。算是入了黑社会最后结局比较好的了。

阮小七是个个性十足的人,性情豪爽,嫉恶如仇,对不公平的事情敢于公然抵抗,这种人在俺们这个伟大的时代,几乎没有,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是不对的是错的,可是最多也就当个茶余饭后的话题,有人站出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吗?这是时代的悲剧,人类的悲剧,我们那些原本善良的好的一面从一生下来就被无情的打压,直至把我们都变成一个个麻木不仁的人。